北京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

数据分析 当前位置:学术研究 >  数据分析

北京市2016年体检统计资料报告分析

发布时间:2018-01-29     文章来源:北京市体检中心     分享到:

  1. 专项体检数据分析
    1.1北京市中高招体检参检人数情况
    (一)概述
    北京市高招体检目前由全市各区卫生计生委指定的共23家医院承担,中招体检由19家中小学卫生保健所(站)承担,实行统一标准及执行细则。数据统计来源于“北京市体检信息平台”专项体检业务系统。
    (二)2016年中高招体检人数情况
    2016年度全市高招体检60 647人,其中男生29 167人,女生31 480人。2016年度全市中招体检81 694人,其中男生43 299人,女生38 395人。近5年中高招参检人数比较详见表30。

表30 2012-2016年中高招体检人数

  (三)分析
  2016年度全市高招体检60 647人,与2015年相比人数减少6 569人,减少了9.77%。2016年度全市中招体检81 694人,与2015年相比人数减少7 522人,减少了8.43%。由表30可知,2016年比2012年高招体检总人数减少了12 129人,减少了16.67%;2016年比2012年中招体检总人数减少了13 283人,减少了13.98%。
  上述数据显示,自2012年起近5年高招体检人数呈现逐年减低的趋势,而中招除2015年人数略有上涨外其余各年度亦呈逐年下降趋势。

  1.2 北京市青少年视力不良情况
  (一)概述
  视力不良是指在采用远视力表(对数视力表)站在5米远处检查时,裸眼视力低于5.0,远视力均在5.0及5.0以上者为视力正常。
近些年,青少年近视人群比例呈逐年上升趋势,成为青少年健康的最大威胁。近视造成的不良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它不但影响孩子的学习成绩,而且对其生理、心理造成不同程度损害。近视的学生容易发生疲劳、头痛、眼花等。另外,视力不良在升学和就业方面会受到诸多限制。
  (二)近五年北京市青少年视力不良检出情况
  统计结果显示,2016年高招体检异常指标检出率排首位的为视力不良,2016年度高考体检视力检查总人数为60 647人,其中视力不良检出人数为54 362人,检出率为89.64%;2016年度中考体检视力检查总人数81 694人,检出视力不良67 068人,检出率为82.10%。详见表31。

表31 2012-2016年北京市中、高招视力不良检出情况

 

图14 2012-2016年北京市中、高招视力不良检出率

  (三)分析
  从上述图表可以看出,北京市青少年视力不良情况仍比较普遍,2016年度视力不良的高中毕业生高达89.63%。近5年来,无论是中招体检还是高招体检,视力不良检出率均呈整体上升趋势,这可能与眼负荷的加重及电子产品的普及有关。此外,高中毕业生视力不良检出率均明显高于初中毕业生,考虑与现在青少年学业日益加重,日均用眼时长增加有关。
  建议青少年考生注意建立科学的用眼习惯,避免长时间用眼和电子产品的过度使用,规律做眼保健操以预防近视形成,另外要树立护眼、爱眼的健康意识。对于已经近视的青少年,应当设法防治近视度数的加深,争取改善或维持视功能。
  1.3 北京市青少年超重与肥胖情况
  (一)概述
  超重或肥胖被定义为异常或过多的脂肪累计。儿童青少年超重和肥胖的常用筛查指标为体重指数(BMI),BMI=体重(kg)/身高2(m2)。根据中国学龄儿童超重、肥胖BMI筛查分类参考标准,15岁超重的BMI界点男性为23.1,女性为23.4,肥胖的BMI界点男女均为26.9。18岁超重BMI界点男女均为24,肥胖的BMI界点男女均为28。青少年超重或肥胖不仅影响现在的健康和成长,而且对成年后的健康构成严重威胁。

  (二)青少年超重与肥胖情况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2016年度高招体检男生人数29 617人,超重肥胖人数为11 018人,检出率为37.78%;女生总检人数为31 480人,超重肥胖人数为6 421人,检出率为20.40%。
  2016年度中招体检男生人数43 299人,超重肥胖人数为11 334人,检出率为26.18%;女生总检人数为38 395人,超重肥胖人数为6 053人,检出率为15.77%。详见表32、33、34。

表32 2016年北京市各区高招体检超重肥胖检出情况

  (三)分析
  上述表显示,北京市青少年男生超重肥胖检出率明显高于女生,这可能与女生爱美注意控制饮食有关;而高中毕业生的超重肥胖率明显高于初中毕业生,考虑与高中学习压力增大和运动量相对减少有关。
  上述统计结果同时显示,北京市青少年超重肥胖情况分布范围较广,北京市区差异不大,都有较高的检出率,这也说明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饮食结构在城乡中区别不大。
  超重和肥胖问题的形成,除基因、出生体重等遗传因素外,影响更多的是膳食因素和生活习惯。因此建议广泛开展健康教育,加强青少年的健康理念,科学运动,减少看电视和玩电子产品的时间;另外注意饮食合理,避免高油高脂及快餐饮食,避免暴饮暴食等不良饮食习惯。同时,家长们应增强健康意识,做到合理搭配食物,督促孩子规律饮食规律生活。
  1.4 北京市机动车驾驶员体检情况
  (一)概述
  根据公安部139号部令要求,自2016年4月1日起执行新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原第六十二条第一款修改为“年龄在70周年以上的机动车驾驶人,应当每年进行一次身体检查,在记分周期结束后三十日内,提交县级或者部队团队上医疗机构出具的有关身体条件的证明”,暂停原60周岁以上驾驶人网上提交身体条件证明业务;关于身体条件视力部分条款新改为“单眼视力障碍,优眼裸眼视力或者矫正视力达到对数视力表5.0以上,且水平视野达到150度的,可以申请小型汽车、小型自动挡汽车、低速载货汽车、三轮汽车、残疾人专用小型自动挡载客汽车准驾车型的机动车驾驶证”。
  (二)2016年度机动车驾驶员体检情况
  2016年度全市机动车驾驶员体检592 787人,与2015年相比人数减少205 699人,减少25.76%。详见表35。

  (三)分析
  根据统计结果,2016年度总体检人数减少,不合格人数却增多,不合格率和视力不合格率均较去年有所提高,这可能与2016年驾驶员体检新规定的执行相关。体检人数减少考虑与身体条件提交证明年龄由原来的60岁调至70岁有一定关系;另外,加测视力水平视野导致不合格率明显升高尤其是视力不合格率的升高。
  2. 健康体检数据分析
  2.1 超重、肥胖、腰臀比异常和中心型肥胖
  (一)概述
  超重和肥胖、中心性肥胖为异常或过量脂肪在脂肪组织中的积累,肥胖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导致疾病发生的十大危险因素之一。肥胖既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疾病,又可以作为多种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危险因素,如代谢综合征、Ⅱ型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疾病等,随着患病率的升高,由肥胖引发的各种疾病及死亡风险也在威胁这类人群的健康。不同种族的肥胖人群在脂肪储备及分布上都有着很大的差异,而亚洲人群的体脂分布更加倾向于中心性肥胖[1]。 超重、肥胖和中心性肥胖定义:体重指数<18.5kg/m2为偏瘦,24 kg/m2≤体重指数<28kg/m2为超重,体重指数≥28kg/m2为肥胖。根据中国卫生行业标准中成人体重判定,男性腰围≥90cm,女性腰围≥85cm为中心性肥胖的诊断标准。体重指数=体重(kg)/身高2(m2)。腰臀比=腰围(cm)/臀围(cm)。 BMI和腰臀比均是衡量人体肥胖程度的指标,但两者有所区别。BMI兼顾了体重和身高两个因素,因此主要是反映全身性的超重和肥胖,即反映的是体内脂肪总量;而腰臀比主要是反映腰腹部或内脏局部脂肪总量,是中心性肥胖的指标。

中心性肥胖由于过多的脂肪堆积在内脏,容易诱发糖尿病等代谢性疾病及心血管疾病,主要指标腰臀比是最有效的预测指标[2]。新近的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显示,相对于BMI及体脂肪比例等肥胖指标,腰臀比对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有更高的预测价值[3]。
  (二)超重、肥胖、腰臀比异常和中心性肥胖检出情况
  2016年体检数据情况显示,总体超重检出率为26.19%,男性超重检出率为32.66%,女性超重检出率为18.73%。总体肥胖检出率为12.47%,男性肥胖检出率为15.85%,女性肥胖检出率为8.57%。
  1、2016年全市各年龄段超重、肥胖、腰臀比异常和中心性肥胖检出情况

  2、2016年全市男性各年龄段超重、肥胖、腰臀比异常和中心性肥胖检出情况

  3、2016年全市女性各年龄段超重、肥胖、腰臀比异常和中心性肥胖检出情况

 

图18 2016年全市各年龄段中心性肥胖检出情况

  (三)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对超重和肥胖来说,总体检人数为2 803 284人,其中男性体检人数为1 501 776人,女性体检人数为1 301 508人。总体人群超重检出率、男性人群超重检出率及女性人群超重检出率分别为:26.19%、32.66%和18.73%,男性高于女性;总体人群肥胖检出率、男性人群肥胖检出率及女性人群肥胖检出率分别为:12.47%、15.85%和8.57%,男性检出率高于女性。对腰臀比异常和中心性肥胖来说,总体检人数为1 024 711人,其中男性体检人数为533 159人,女性体检人数为491 552人。总体人群腰臀比异常检出率、男性人群腰臀比异常检出率及女性人群腰臀比异常检出率分别为:9.77%、11.31%和8.10%,男性检出率高于女性;总体人群中心性肥胖检出率、男性人群中心性肥胖检出率及女性人群中心性肥胖检出率分别为:8.21%、11.39%和4.76%,男性检出率高于女性。从表格和图中都可以看出,各群体的检出率在18-69岁间均随年龄增长而呈现升高趋势,在≥70岁人群中检出率呈现下降趋势。
  应用SPSS17.0软件对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使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如下:男性人群超重检出率(32.66%)明显高于女性人群检出率(18.73%),χ2值为70029.33,P<0.0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18-29岁组、30-39岁组、40-49岁组、50-59岁组、60-69岁组、70-79岁组和≥80岁组进行男女比较,χ2值分别为18480.63、35781.42、15351.41、6235.92、1482.01、652.01、163.74,P均<0.0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男性人群肥胖检出率(15.85%)明显高于女性人群检出率(8.57%),χ2值为33832.18,P<0.0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18-29岁组、30-39岁组、40-49岁组、50-59岁组、60-69岁组、70-79岁组和≥80岁组进行男女比较,χ2值分别为10976.38、21158.98、9455.60、2883.89、0.48、36.96和39.96,其中60-69岁组P=0.4864>0.05,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其他各组P均<0.0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男性人群腰臀比异常检出率(11.31%)明显高于女性人群检出率(8.10%),χ2值为2995.43,P<0.0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18-29岁组、30-39岁组、40-49岁组、50-59岁组、60-69岁组、70-79岁组和≥80岁组进行男女比较,χ2值分别为494.95、838.68、1189.91、1202.00、2883.89、0.06、1.14和17.92,其中60-69岁组P=0.4864>0.05,70-79岁组P=0.2854>0.05,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其他各组P均<0.0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男性人群中心性肥胖异常检出率(11.39%)明显高于女性人群检出率(4.76%),χ2值为14930.25,P<0.0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18-29岁组、30-39岁组、40-49岁组、50-59岁组、60-69岁组、70-79岁组和≥80岁组进行男女比较,χ2值分别为3038.98、6765.64、5615.24、2170.58、2883.89、64.34、58.68和7.94,P均<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男、女性超重检出率、肥胖检出率、腰臀比异常检出率和中心性肥胖检出率在60岁以前均呈现上升趋势。20-69岁男性肥胖检出率较高,这可能与工作压力、生活和饮食习惯等相关,也提示应注重在青壮年及中年人群开展肥胖的预防控制工作。

  (四)健康教育
  近年来,我国成年人和儿童的超重肥胖率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超重肥胖相关性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等的患病率日益增加[4]。研究发现,1989年中国超重人口只有1.67亿,2009年这一数字增加到5.29亿,每天增加4.9万人,年均增长率为10.8%[5]。单一的干预措施由于减重者依从性差等原因而减重效果不明显。建议采用多种干预措施的健康管理方案减重效果好。
健康管理减重方案综合了健康教育、科学饮食与运动、设立减重目标和电话访问等干预措施。这种综合减重方案最主要的特点是在干预期内对受试者进行饮食、行为和运动的动态监督与指导,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研究对象依从性,从而弥补了健康教育等单一干预措施因研究对象依从性差而导致减重效果较差的缺陷。包括:
  1、膳食指导与饮食行为矫正课程;
  2、2周一次的体力活动监测;
  3、1周一次的电话访问,询问饮食、运动行为与问题解答;
  4、1周一次的周记记录,主要记录每周饮食和体力活动情况;
  5、行为矫正目标(3-2-1-0):“3”代表每天至少吃3拳头大小的蔬菜,“2”代表每天吃肉不超过2个手掌心大小,“1”代表每天至少10000步以上的运动量,“0”代表每天不吃含糖零食。
  参 考 文 献
  [1] 芮欣忆,阮晓楠,周先锋,等.上海市浦东新区20~74岁居民超重、肥胖、中心型肥胖的现况调查及流行特征[J].中华内分泌杂志,2016,32(3):206-212.
  [2] 周中卫,居会祥,孙明忠,等.单纯性超重和肥胖人群血清胎球蛋白A水平的变化[J].中华内分泌杂志,2016,32(1):42-46.
  [3] Myint PK,Kwok CS,Luben RN,Wareham NJ,et al.Body fat percentage,body mass index and waist-to-hip ratio as predictors of mortality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J].Heart.2014, 100(20):1613-1619.
  [4] Zhang YX,Chu ZH,Li SY,et al.Trends in the prevalence of morbid obesity amo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Shandong,China,1995-2014[J].Journal of tropical pediatrics.doi:10.1093/tropej /fmx030.
  [5] 倪国华,张璟,郑风田.中国肥胖流行的现状与趋势[J].中国食物与营养,2013,19(10):70-74.

  2.2 血脂异常
  (一)概述
  血脂异常是指血浆中一种或多种脂质成分的增高或降低,主要表现为高胆固醇血症、高甘油三酯血症、高密度脂蛋白水平低下、低密度脂蛋白升高,可直接引起一些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疾病,如动脉粥样硬化、冠心病、胰腺炎等[1]。2012年全国调查结果显示[2],成人血清总胆固醇平均为4.50mmol/L,高胆固醇血症的患病率为4.9%;甘油三酯平均为1.38mmol/L,高甘油三酯的患病率为13.1%;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平均为1.19mmol/L,低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血症的患病率为33.9%。中国成人血脂异常总体患病率高达40.40%,较2002年呈大幅度上升。我国儿童青少年高胆固醇血症患病率也有明显升高,预示未来中国成人血脂异常患病及相关疾病负担将继续加重[3]。
  (二)血脂异常检出情况
  2016年体检数据情况显示,北京市体检人群血脂异常检出率为31.33%,与其他对血脂异常患病率的报道较接近[1,4]。

  (三)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血脂检测总人数2 094 999人,其中男性为1 128 625人,女性为966 374人。总体人群(男+女)血脂异常检出率、男性人群血脂异常检出率及女性人群血脂异常检出率分别为:31.33%、36.37%和25.44%,男性人群检出率明显高于女性。
  应用SPSS17.0软件对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使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如下:男性人群检出率(36.37%)明显高于女性人群检出率(25.44%),χ2值为28886.71,P<0.0001,有统计学意义。此外,18-29岁组、30-39岁组、40-49岁组、50-59岁组、60-69岁组、70-79岁组和≥80岁组进行男女比较,χ2值分别为12353.08、22641.61、11508.85、988.03、653.02、484.04和204.50,P均<0.0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从图19可以看出男性在60岁之前,血脂异常随年龄增长逐渐升高,可能与此年龄段在社会工作压力大,社会应酬较多,经常吸烟、饮酒、饮食过于油腻及生活不规律等情况有关。而在60岁后血脂异常检出率有所下降,考虑可能与进入退休阶段,社会应酬明显减少,并开始注意自身保健相关;与男性相比,女性在60岁之前血脂异常检出率较低,60岁之后开始逐渐超过男性,考虑与女性雌激素水平降低相关,因为雌激素可以增加低密度脂蛋白受体活性,起到降低胆固醇和低密度脂蛋白的作用;而且同时女性更加注重自身的形体美,会有意控制对高热量食物的摄入,所以60岁之前血脂水平较同年龄段男性普遍偏低,但是依旧会随着年龄增长而逐渐增加。60岁之后,女性绝大部分进入绝经期,失去雌激素对于血脂较低水平的保护作用,导致女性血脂异常率超过男性。
  (四)健康教育
  血脂异常是威胁人类健康的头号杀手之一,是心脑血管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之一。提高血脂异常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是目前降低血脂异常的首要任务。定期健康体检,了解血脂水平及控制情况,尤其40岁以上男性和绝经后女性,以及合并高血糖、高血压以及心脑血管疾病者,更应该严格控制。除了摒弃不良生活方式,如吸烟、饮酒外,控制饮食和加强锻炼是两个至关重要的方面。
  1、饮食治疗:饮食应注意粗细搭配,谷类为主,辅以适量鱼类、瘦肉、豆类、蛋奶等,多吃新鲜蔬菜、水果,减少烹饪用油;此外,三餐分配要合理,晚餐要
少吃。
  2、适当运动:保持健康体重,坚持有氧运动,比如中速步行、慢跑、跳绳、保健操等,每周至少3-4次,每次至少30-40分钟。
  3、定期体检:20岁以上的成年人每年测量一次空腹血脂。对于缺血性心血管病及其高危人群,应每3-6个月测量一次血脂。
  4、药物治疗:根据血脂异常患者患冠心病及伴随危险因素的情况,必要时给与调脂药物治疗[5]。
  参 考 文 献
  [1] 陈灏珠,林果为,等.实用内科学.第13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1089.
  [2]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局.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5.
  [3] 丁文清,董虹孛,米杰.中国儿童青少年血脂异常流行现状meta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5,36:71-77.
  [4] Yan L,Xu MT,Yuan L,Chen B,et al.Prevalence of dyslipidemia and its control in type 2 iabetes:A multicenter study in endocrinology clinics of China[J].Journal of clinical lipidology,2016,10(1):150-160.
  [5] 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修订联合委员会.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2016 年修订版)[J].中国循环杂志,2016,31(10):937-953.
  2.3 脂肪肝
  (一)概述
  近年来,随着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除因饮酒所致的酒精性脂肪肝外,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患病率也日益升高,由于NAFLD 可发展成肝纤维化、肝硬化,甚至肝细胞癌,已成为21 世纪全球重要的公共健康问题和我国慢性肝病常见疾病,严重危害公众健康。
根据中华医学会肝脏病学分会关于NAFLD 诊断标准[1]:(1)B 超或CT 检查有脂肪肝特异性表现。(2)无饮酒史或有少量饮酒(每周饮酒量折合乙醇<40g)。(3)排除病毒性肝炎,自身免疫性肝炎,代谢性肝病,药物性肝病及其它引起脂肪肝的疾病等。
  在全球范围内,NAFLD的患病率为25.24%(95%置信区间22.10~28.65),其中中东和南美地区最高,非洲最低;在NAFLD患者中,HCC每年的患病率平均约为千分之0.44(0.29~0.66)[2]。
  (二)脂肪肝检出情况
  2016年脂肪肝的检出占重大异常指标检出率的第三位为21.90%,其中男性脂肪肝的检出率2016年为27.31%,2015年男性脂肪肝的检出率为27.54%。女性脂肪肝检出率15.10% 占女性异常指标的第七位,2015年女性脂肪肝检出率14.70%,总检出率,男性及女性检出率见表45-47。

  (三)分析
  脂肪肝是一种病变主体在肝小叶,以弥漫性肝细胞脂肪变性为主要特征的临床病理综合征,包括单纯性脂肪肝以及由其演变的脂肪性肝炎和肝硬化等。随着生活方式及膳食结构的改变,非酒精性脂肪肝已成为常见病。NAFLD 青中年居多,超重或肥胖者占80.7%,表明中青年肥胖患者是非酒精性脂肪肝的主要人群。从问卷调查发现,该类患者多嗜高热量、高脂肪饮食且缺乏体育锻炼,提示不良饮食和生活习惯可能是非酒精性脂肪肝的重要的发病因素。
  在我国大中城市中NAFLD的发病率达20%[3],2016年脂肪肝检出率21.90%
  与体检中心2015年脂肪肝检出率21.67%相近。最近资料证明美国以及一些西方国家成人的NAFLD的患病率10%-50%,NAFLD已成为美国、西欧、澳大利亚、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第一大慢性肝脏疾病。随着我国经济高速发展、饮食结构的改变,NAFLD发病率呈快速持续上升的趋势。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on-alcoholic fatty fiverdisease,NAFLD)是指除外大量饮酒和其他明确损害肝脏的疾病,如病毒性肝炎、药物性肝病、Willson病及自身免疫性肝病等,所致的以弥漫性肝细胞脂肪变为病理特征的临床综合征。是临床上最常见的慢性肝脏疾病之一,可从最初的肝脏脂肪堆积(单纯性脂肪肝)进展至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NASH)、肝纤维化、肝硬化,甚至可最终发展为肝细胞肝癌(hepatocellularcarcinoma,HCC)[4]。
  相关危险因素大量数据证明该病与肥胖、代谢综合症(MS)、遗传以及环境因素密切相关。肥胖者发生NAFLD比例明显升高,患有NAFLD的人群更易患心脑血管疾病。
  (四)健康教育
  1、生活方式干预 节制饮食、增加运动和修正不良生活习惯是干预NAFLD 及其并存心血管和代谢风险的一线方案。
  2、每周大于250分钟的适度运动,可以通过降低炎症反应、氧化应激以及改善脂肪酸代谢而改善肥胖性脂肪肝。
  3、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与遗传一环境一饮食密切相关的NAFLD发病率逐年上升。在遗传基因改变、胰岛素抵抗、炎症因子、氧化应激等作用下,NAFLD可逐渐进展为NASH、NASH相关肝硬化甚至HCC。虽然研究发现许多分子机制参与NAFLD向HCC的转换,但是NAFLD发展至HCC的具体机制目前仍未完全阐明,需要进一步研究。
  参 考 文 献
  [1] 中华医学会肝脏病学分会脂肪肝和酒精性肝病学组.非酒精性脂肪肝病诊疗指南(2010年修订版) .中华肝脏病杂志,2010,18(3):163-166.
  [2] 黄伟,张欣欣,等.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相关肝癌发病机制的研究进展[J].中华肝脏病杂志,2017,2(25)2:157-159.
  [3] 朱方超等.非酒精性脂肪肝危险因素流行病学论述[J].实用医学杂志,2010,(18):3452-3454.
  [4] Sun C,Fan JG,Qiao L. Potential epigenetic mechanism in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J].IntJ Mol Sci,2015,16(3):5161-5179.
  2.4 骨量减少/骨质疏松
  (一)概述
  骨质疏松症是以骨量减少、骨的微细结构退化为特征,骨强度降低,致使骨的脆性增加以及骨折危险性增加的一种全身性骨骼疾病[1]。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诊断标准,测得的骨密度低于同性别骨峰值骨密度均值的2.5个标准差(T值≤-2.5)则诊断为骨质疏松,低于同性别骨峰值的1~2.5个标准差(-2.5<T值<-1.0)为低骨量(骨量减少),低于同性别骨峰值不足1个标准差(T值≥-1.0)为正常[2]。
  骨量减少是临床骨质疏松症发生前的必经阶段,最严重的危害就是骨折,一旦发生骨折,则需长期治疗。由于高龄骨折的高致残率、高死亡率和高额的经济负担对家庭和社会都有极大的危害,骨质疏松的早期诊断和健康干预具有重要意义。骨密度的测定是诊断骨质疏松最常用的方法。
  (二)骨量减少/骨质疏松检出情况
  1、骨量减少情况
  2016年全市骨密度检测人数790 840人,其中男性443 569人,女性347 271人。骨量减少检出97 057人,总体检出率12.27%。男性骨量减少检出率(13.69%)高于女性检出率(10.46%)。具体详见表48-50。

  2、骨质疏松情况
  全市骨质疏松共检出50 692人,总体检出率6.41%。女性骨质疏松检出率(8.13%)高于男性(5.06%)。具体详见表51-53。

 

  (三)分析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形成和人均寿命的不断增长,骨量减少和骨质疏松的人群呈逐年上升的趋势。骨量减少和骨质疏松有潜在的骨折风险,虽然女性骨量减少的骨折风险低于骨质疏松,但是由于绝经后女性骨量减少人群数量多于骨质疏松人群,更多的骨折发生在骨量减少妇女中[3]。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人群中男性和女性骨量减少和骨质疏松检出率均随年龄增长呈上升趋势(图22)。不同年龄组的男性骨量减少检出率均高于女性,50-59岁年龄段检出率最高。不同年龄组的女性骨质疏松检出率均高于男性。女性50岁前,骨质疏松检出率很低,50岁后,骨质疏松检出率迅速升高,明显高于同年龄组的男性,80岁以上女性骨质疏松检出率高达40.24%,结果与北京地区其他研究一致[4]。主要是因为该年龄段女性正处于绝经期,绝经后会导致机体雌激素水平明显下降,对成骨细胞刺激减弱,破骨细胞活动增加,骨代谢逐渐呈现负平衡状态,从而加快骨量流失速率有关[5,6]。
  (四)健康教育
  骨量减少或骨质疏松在各年龄组人群中均存在,检出率随年龄增大逐步升高,对于这部分人群的健康管理亟需引起重视,需要多层次管理和防治。
  1、加强宣教。利用各种渠道,宣传普及健康知识,提高人群对骨质疏松的认识,积极引导骨质疏松高危人群定期开展骨质疏松体检筛查,实现早期发现。
  2、风险评估。中华医学会骨质疏松和骨矿盐疾病分会《原发性骨质疏松症诊
治指南》提出对于对骨量减少人群进行骨折高峰险的早期识别并进行积极合理的干预,对于延缓骨量丢失及防止骨质疏松症和脆性骨折的发生有着重要的意义。准确有效的骨折风险评估极为关键,骨折风险评估技术的出现为骨量减少的干预提供了良好的临床基础。
  (1)骨密度测定:主要用于腰椎和股骨近端骨质疏松的测定,具有精确度和灵敏度高、辐射量低、可成像等优点。
  (2)FRAX量表:2008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一种骨折风险评估工具(fracture risk assessment tool, FRAX),已用于广大医生做临床决策 [7]。
  (3)跌倒风险评估:跌倒可以造成骨折,特别在骨质疏松的人群中,骨折几率大大增加,在老年人约90%的髋部骨折由跌倒所致,平衡能力测试可以作为预测跌倒的指标[7] 。
  (4)仪器测试:静态平衡测试系统(以色列Sunlight-Tetrax),步态定量测试(美国CIR systems-GAITRite系统),均能较好的进行评估。
  (5)临床观察:目前临床用于评估平衡能力的量表有Berg平衡表(berg balance scale,BBS),Tinetti量表(tinetti blance test of performance-orented asseaament of mobility probems,POAMP),活动平衡信心量表(activities-specific blance confidence scale,ABC),以及专门用于预测跌倒风险的Morse跌倒评估量表(morse fall scale,MFS)等,其中BBS量表可以从多方面功能性任务表现评估受试者平衡能力,POAMP量表可以筛选老年人跌倒风险,ABC量表使用于老年人跌倒恐惧的评估,MFS量表专门用于预测跌倒可能性评估。
  参 考 文 献
  [1] 孙伟明,刘爽.雌激素影响绝经后骨质疏松分子机制研究进展[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7,37(2):499-502.
  [2] 张智海,刘忠厚,李娜,等.中国人骨质疏松症诊断标准专家共识(第三稿・2014版) [J].中国骨质疏松杂志,2014,20(9):1007-1010.
  [3] 陈瑞香,金肖青 骨量减少人群脆性骨折风险及其评估技术研究[J].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6,26(4):398-404.
  [4] 王淑兰,张郡. 北京地区正常成年女性定量CT骨密度测量与骨质疏松相关性分析[J]. 浙江预防医学, 2016, 28(4): 421-423.
  [5] Mandić-Puljek M, Kenjerić D, L Mandić M, et al. Calcaneal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dietary calcium intake in healthy adults from eastern Croatia: what difference do gender and age make?[J]. Med Glas (Zenica),2014,11(1):196-203.
  [6] 赵芳,郭雪桃,成赟等.低雌激素妇女心血管疾病高危因素及骨密度状况分析[J].中华妇产科杂志,2013,48(10):734-739.
  [7] 陈岩,邵进,刘树义等.FRAX及OSTA指数在绝经后骨质疏松风险评估中的作用[J].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2017,16(3): 243-246.
  2.5 宫颈炎症
  (一)概述
  宫颈炎症是生殖道感染性疾病,也是妇科常见疾病之一,由于它常有淋球菌、沙眼衣原体、支原体等病原微生物感染,与女性下生殖道感染,子宫内膜炎、盆腔炎、异位妊娠、不孕症、围生期感染等有密切关系[1]。有研究显示子宫颈炎的发病率为24.2%,居生殖道感染首位[2]。
  子宫颈炎分为急性子宫颈炎和慢性子宫颈炎。急性子宫颈炎的病原体可分为性传播疾病病原体(包括淋病奈瑟菌及沙眼衣原体)或内源性疾病病原体(包括细菌性阴道病病原体和生殖支原体),也有一部分病原体不清楚;慢性子宫颈炎可由急性子宫颈炎迁延而来,也可以为病原体持续感染所致。另外机械性刺激和物理损伤也能导致宫颈的感染。大部分子宫颈炎感染者无症状,急性感染者有症状可表现为阴道分泌物增多,呈黏液脓性,阴道分泌物刺激可引起外阴瘙痒及灼热感,还可出现经间期出血、性交后出血等症状[3]。
  (二)宫颈炎症检出情况
  2016年北京市共对933 151例女性进行了妇科检查,检出子宫颈炎94 873例,检出率为10.17%,40-49岁年龄组检出率最高为14.54%,其次为30-39岁年龄组,检出率为10.60%。具体情况详见表54。

 

  (三)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妇科检查的总例数为933 151,宫颈炎症检出率为10.17%,2016年的检出率比2015年降低了2个百分点,这可能与2016年规范了子宫颈炎的诊断有关,减少了“宫颈糜烂样外观”的诊断。
  数据结果显示年龄在30-39岁的女性,宫颈炎症检出率仅次于40-49岁年龄组居第二位,30-39岁这个年龄段的女性正处在性活跃时期,易感染各种病原体,而且子宫颈局部呈糜烂样外观的例数可能较多[3],致使子宫颈炎诊断的率较高。而40-49岁女性发病率高可能与随年龄增加慢性宫颈炎危险增加有关[2]。国内有研究显示[4],慢性宫颈炎在30岁以后发病几率大幅上升,其中40-44岁为高峰,这与北京市的结果相符。北京市的平均绝经年龄在48.4岁[5],50岁以上的年龄组,卵巢功能衰退,因此该年龄段子宫颈炎的发病率也随年龄增加呈下降趋势。
  (四)健康教育
  子宫颈炎特别是慢性子宫颈炎具有病情反复发作、易形成持续性子宫颈粘膜炎等特点,因此要加强预防。具体而言可以采取下列预防措施:
  1、避免子宫颈损伤:多次分娩或流产会不同程度的损伤子宫颈为细菌的入侵提供机会,从而引发炎症。因此育龄妇女在未有妊娠意愿的情况下,要做好避孕措施,以减少非意愿妊娠的机率。同时避免物理因素或化学因素的刺激。
  2、养成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
  3、发现分泌物异常时及时就医并进行相关病原体检查,如诊断为急性子宫颈炎应及时治疗,以免发展为慢性子宫颈炎,如病原体为沙眼衣原体及淋病奈瑟菌,可以选择加快性伴治疗或其他方案对其性伴进行管理。为了避免再次感染,性伴应禁止性生活,直到他们的性伴侣(们)得到完全的治疗[6]。
  4、定期体检,行宫颈细胞学检查,因为无症状的子宫颈炎可能与宫颈癌的发病机制有关[7]。
  参 考 文 献
  [1] 曹泽毅.中华妇产科学(第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392-1394.
  [2] 祁丽亚.宫颈炎病原学及影响因素探讨[J].中国妇幼保健,2014,29(6):855-856
  [3] 谢幸,苟丽.妇产科学(第8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254-257.
  [4] 周舒冬,李如职,陆佩霞,等.佛山南海西樵镇已婚育龄妇女妇科疾病的患病状况和影响因素分析[J].广东医学,2012,33(15):2323-2326.
  [5] 张淞文,王军华,周红.北京地区女性绝经年龄调查与相关因素分析[J].北京医学,2002,24(3):177-180.
  [6] 夏玉洁,王宝晨,薛凤霞.《2015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关于宫颈炎症的诊治规范》解读[J].国际生殖健康/计划生育杂志,2015,34(6):501-502.
  [7] 薛辰,刘朝晖.宫颈炎诊断与治疗的进展[J].中国妇产科临床杂志,2011,12(4):316-318.
  2.6 血压增高
  (一)概述
  根据《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10年修订版)》,目前我国采用正常血压(收缩压<120mmHg和舒张压<80mmHg)、正常高值(收缩压120-139mmHg和/或舒张压80-89mmHg)和高血压(收缩压≥140mmHg和/或舒张压≥90mmHg)进行血压水平分类 [1]。
  高血压是最常见的慢性病,也是心脑血管病最主要的危险因素,脑卒中、心肌梗死、心力衰竭及慢性肾脏病等主要并发症不仅致残、致死率高,而且严重消耗医疗和社会资源,给家庭和国家造成沉重负担。国内外的实践证明,高血压是可以预防和控制的疾病,降低高血压患者的血压水平,可明显减少脑卒中及心脏病事件,显著改善患者的生存质量,有效降低疾病负担[1]。
  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居民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血压、血脂异常人数逐年增多,血压、血脂、血糖异常己成为21世纪人类社会普遍的健康问题,是目前公认的心脑血管疾病极为重要的致病危险因素。干预心血管病危险因素对心血管疾病的防治具有重要意义。
  (二)血压增高检出情况
  2016年研究报告中北京市体检人群血压检查,具体情况详见表55-57。

  (三)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血压增高总人数326 487人,其中男性为216 614人,女性为109 873人。总体人群(男+女)血压增高检出率、男性人群血压增高检出率及女性人群血压增高高检出率分别为:12.64%、16.85%和8.47%,男性人群检出率明显高于女性。
  从上述表格和图表可以看出,各群体的检出率均随年龄增长而呈增高趋势,其中总体人群(男+女)、男性人群、女性人群的增长幅度基本一致。
  心血管疾病(Cardio Vascular Disease,CVD)是严重危害我国居民健康的常见病、多发病。据统计,我国目前CVD患者约2.9亿,每年死于CVD约350万人,占总死亡原因的41%。血压、血脂、血糖异常等代谢综合征(Metabolic Syndrome,MS)能显著增加CVD的发病风险,其中血压是MS中与CVD联系最为紧密的组分,且能独立于MS其他组分预测CVD。在MS患者中,有血压升高者比无血压升高者更易发生CVD[3]。
  (四)健康教育
  我国人群高血压发病的重要危险因素是高钠、低钾膳食,超重和肥胖,饮酒,精神紧张,高血压发病的其它危险因素包括年龄、高血压家族史、缺乏体力活动等[1]。高血压的危害性除与患者的血压水平相关外,还取决于同时存在的其他心血管病危险因素,靶器官损伤以及合并的其他疾病的情况而定。随着CVD的发生率逐年升高,发病年龄日趋年轻化,CVD的健康管理急需我们加以重视,根据受检者个体的年龄、性别、职业、既往病史、家族病史、身体现状等的差异性制定出个体的健康管理[4]。《中国慢性病防治工作计划(2012-2015)》中要求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对35岁以上人群实行首诊测血压制度[ 5]。
  主要是认知行为干预,内容包括改变患者不良生活习惯、鼓励患者低盐低脂饮食、禁烟限酒,适当增加运动等。据有关调查显示,系统的认知行为干预可以纠正正常高值血压人群不良生活方式,改善糖脂代谢和降低血压,并显著缓解焦虑忧郁情绪[6]。实施的方式:
  1、健康教育。利用各种渠道(如讲座、短信、网络系统、个体化健康教育、健康教育画廊、专栏、板报、播放录像和发放健康教育材料等进行群体及个体化健康指导),宣传普及健康知识,提高正常高值血压者对高血压及其危险因素的认识。强调改变生活方式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2、社区运动锻炼指导。指导每位正常高值血压者选择各自喜爱和适宜的运动方式,如散步、太极拳以及体操等,运动强度维持在本人承受的中等强度以下,以稍累为宜。
  参 考 文 献
  [1] 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10[J].中华高血压杂志,2011,19(8):701-743.
  [2] 种冠峰,相有章.中国高血压病流行病学及影响因素研究进展[J].中国公共卫生,2010,(3):301-302.
  [3] 李力,张杰.郑州市体检人群心血管危险因素现状分析[J].中国临床研究,2016,8(1):139-140
  [4] Lloyd-Jones DM,Hong YL,Labarthe D,et al.Defining and setting national goals for
cardiovascular health promotion and disease reduction: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s
strategic impact goal through 2020 and beyond[J].Circulation,2010,121(4):586-613.
  [5] 《中国慢性病防治工作计划(2012-2015)》卫疾控发(2012)34号.
  [6] 周寒寒,丁亚萍.高血压健康教育策略及其应用进展[J].护理学报,2011,(3):25-27.
  2.7 子宫肌瘤
  (一)概述
  子宫肌瘤是最常见的良性子宫肿瘤,据尸检统计,30岁以上妇女约20%有子宫肌瘤[1],但因为大部分肌瘤无明显症状,临床报道的发病率远低于肌瘤的真实发病率。不同地区、不同年龄子宫肌瘤的患病率差异很大,国外文献报道,50岁妇女的子宫肌瘤发病率能达到70%-80%[2],我国2011年子宫肌瘤的患病率大约为11.21%[3]。子宫肌瘤好发于生育年龄,绝经前妇女子宫肌瘤的发病风险随年龄增长而增加,绝经后,肌瘤通常会随着子宫的萎缩而逐渐缩小。子宫肌瘤的发病机制尚不明确,年龄、炎症病史、家族遗传、生活习惯、孕产次、情绪压力、环境有害因素等都有可能影响肌瘤的发生,目前认为,子宫肌瘤是激素依赖性肿瘤,肌瘤组织局部对雌激素的高敏感性是肌瘤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1]。子宫肌瘤早期无明显症状,多在体检时偶然发现,症状与肌瘤的部位、有无变性有关,常见的症状有月经量增多、经期延长,肌瘤增大后有时可以触及下腹部包块,增大的肌瘤压迫周围组织可以引起尿频、尿急、尿潴留、便秘等症状。目前,B超是最常用的子宫肌瘤辅助检查方法。
  (二)子宫肌瘤检出情况

  (三)分析
  本次统计子宫肌瘤的检出均是超声检查的结果,2016年妇科超声共检查1 044 909人,检出子宫肌瘤121 813人,患病率11.66%,其中,50-59岁检出率最高23.88%,其次为40-49岁,与子宫肌瘤的激素依赖性有关。自2012年至2016年,子宫肌瘤的总检出率稳定在12%左右,与文献报道患病率类似。70岁以上年龄组的检出率略有上升趋势,具体原因还需继续观察。
  (四)健康教育
  子宫肌瘤的发生与雌激素水平升高关系密切,任何原因引起的激素分泌失调,导致生殖系统功能紊乱,都有可能导致子宫肌瘤的发生。需注意合理膳食,保持良好生活习惯,控制不良情绪,降低环境污染等,减少子宫肌瘤的发病。
  1、子宫肌瘤是妇科常见病,是良性肿瘤,如发现肌瘤无须慌张。肌瘤恶变的几率0.4-0.8%,如果发现肌瘤增长快速,需要及时就医。
  2、无症状肌瘤一般不需要治疗,绝经后肌瘤多会萎缩,症状消失。但需要每3-6个月随访一次。
  3、子宫肌瘤有临床症状者,建议治疗。
  4、人工流产有可能诱发子宫肌瘤,没有妊娠计划的夫妇应做好避孕措施,防止意外受孕[4]。
  5、子宫肌瘤早期无症状,需定期体检,才能尽早发现。
  参 考 文 献
  [1] 谢幸,苟丽主编.妇产科学.第8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254-257.
  [2] Vilos GA,Allaire C,Laberge PY,et al.The management of uterine leiomyomas[J].J of Obstetrics﹠ Gynaecology Canada,2015,37(2):157-181.
  [3] 刘丽,许艳瑾,尹伶.我国子宫肌瘤的流行病学特征[J].现代预防医学,2014,41(2):204-207.
  [4] 张兰,余进进.子宫肌瘤发病的相关危险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J].东南大学学报:医学版,2012,31(2):213-216.
  2.8子宫颈细胞学异常情况
  (一)概述
  子宫颈癌是严重威胁女性健康的最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也是病因明确的恶性肿瘤,即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HPV)的持续感染导致宫颈癌及癌前病变。2012年全球子宫颈癌新发病例52.8万,死亡病例26.6万[1]。在过去十余年间中国城市子宫颈癌的发病率逐年增加[2],北京市女性户籍居民子宫颈癌的发病率由2005年的7.37/10万上升至2014年的8.98/10万[3]。子宫颈癌筛查是防治子宫颈癌的重要手段,在过去三十年间通过子宫颈细胞学检查使美国子宫颈癌的发病率下降超过50%,由1975年的14.8/10万降至2011年的6.7/10万[4]。子宫颈癌从高危型HPV感染到发病历时数年到十几年,它明确的致病因素和缓慢的发病过程为普查普治提供了宝贵时机。
  (二)子宫颈细胞学异常检出情况
  2016年北京市用TBS描述性诊断方法检查591 985例,检出细胞学异常(未明确意义的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及以上)7 570例,检出率为1.28%,各年龄段细胞学异常的检出率见表60。

  共检出鳞状上皮细胞异常7 312例,占总异常的96.59%,腺上皮细胞异常258例,占3.41%。未明确意义的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ASC-US)4 005例,检出率67.65/万;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不除外鳞状上皮内高度病变(ASC-H)1 521例,检出率25.69/万;鳞状上皮内低度病变(LSIL)1 378例,检出率23.28/万;鳞状上皮内高度病变(HSIL)355例,检出率6.00/万;鳞状细胞癌(SCC)53例,检出率0.90/万;非典型腺上皮细胞不能明确意义(AGC-NOS)212例,检出率3.58/万;非典型腺细胞倾向瘤变(AGC-N)35例,检出率0.59/万;颈管原位腺癌(AIS)2例,检出率0.03/万,腺癌(AC)9例,检出率0.15/万,具体年龄分布见表61。

  (三)分析
  2016年北京市体检数据细胞学异常的总体检出率为1.28%,低于北京市两癌筛查2-3%的检出率,远低于亚洲地区液基细胞学5.7%和传统巴氏细胞学4.5%的检出率[5] 。
  另外40-49岁年龄段细胞学异常的检出率要高于其他年龄段,而细胞学异常分类中ASC-US、ASC-H、AGC-NOS和AGC-N也在40-49岁年龄段的检出率要高于其他年龄段,而LSIL和HSIL则在50-59岁的年龄段检出率较高。宫颈细胞学异常的年龄趋势与我国子宫颈癌的年龄别发病率趋势相同,即30岁之前各年龄组的发病率较低,35岁之后,发病率快速升高,至45岁年龄组发病率达到顶峰(30.14/10 万),之后开始下降,至85+岁年龄组发病率下降到最低[6]。但细胞学异常不代表最后的组织学结果,按照子宫颈癌的筛查步骤,必须做好细胞学异常体检者的健康指导,建议积极进行后续的高危型HPV和/或阴道镜检查,以发现宫颈高级别病变和癌,达到早诊早治的体检目的。
  (四)健康教育
  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子宫颈上皮内瘤变和子宫颈癌与HPV感染、多个性伴侣、吸烟、性生活过早(<16岁)、性传播疾病、经济状况低下和免疫抑制等因素有关[7]。因此预防子宫颈癌要加强宣教,改变生活方式,洁身自好,子宫颈癌的发生大都伴有高危亚型人乳头瘤病毒(HPV)的感染,这些病原体绝大多数经性行为传播,所以提倡有保护的性行为,性生活时使用避孕套,避免和减少性传播疾病的发生。子宫颈癌的预防分三级:一级预防是注射宫颈癌疫苗,建议在没有性生活前进行疫苗的注射;二级预防是子宫颈癌筛查,对于有性生活的女性,即使已经注射了疫苗也要进行常规的子宫颈癌筛查;三级预防是筛查异常的女性,要进一步检查治疗,争取早诊早治,减少浸润癌的发生。
  参 考 文 献
  [1]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Cervical cancer estimated incidence,mortality and prevalence worldwide in 2012.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2012.Available at :

http://globocan.iarc.fr/Pages/fact_sheets_cancer.aspx?cancer=cervix
  [2] Jiang Y,Hu SY,Hernandez Donoso L,et al.A systematic literature review on risk factors for cervical cancer in chinese population[J].Value Health,2014,17:733-734.
  [3] 北京市人民政府.北京市2015年度卫生与人群健康状况报告.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6:24.
  [4] Practice Bulletin No.157: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 and prevention.Obstet Gynecol,2016,127:185-187.
  [5] Cheung AN,Szeto EF,leung BS,et al.Liquid-based cytology and conventional cervical smears;a comparison study in Asian screening population  [J].Cancer,2003,99:331-335.
  [6] 应倩,夏庆民,郑荣寿,等.中国2009年宫颈癌发病与死亡分析[J].中国肿瘤,2013,22(8):612-616.
  [7] 谢幸,苟丽主编.妇产科学.第8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254-257.
  2.9 血尿酸升高
  (一)发病情况
  痛风是一组嘌呤代谢紊乱所致的疾病,临床特点为高尿酸血症及由此引起的痛风性急、慢关节炎、痛风石沉积,严重者可致关节畸形、肾功能不全等重要脏器损害。本病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大类,原发性痛风大多数病因不明,属遗传性疾病。继发性痛风可由肾脏病、血液病及药物等多种疾病引起。流行病学资料表明,痛风及高尿酸血症的发病与生活及饮食习惯以及与导致心、脑、肾等疾病的危险因素(如肥胖、糖脂代谢紊乱、胰岛素抵抗、高血压等)密切相关,已成为识别代谢综合征的早期标志[1],这使高尿酸血症及痛风受到更多关注。
  在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男性平均有1%~2%的人受到痛风的影响[2],美国成年人高尿酸血症和痛风患病率分别达到21%和3.9%[3]。在我国,高尿酸血症和痛风的患病率也呈现上升趋势。从文献回顾来看,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中国人群高尿酸血症患病率约是20 世纪80年代的10~20倍。沿海城市及内陆一些城市调查发现,成年13.19%的人血液中尿酸升高,1.14%被确诊为痛风[4]。性别及年龄因素影响高尿酸血症患病率及血尿酸水平,男性血尿酸水平及高尿酸血症患病率均高于女性,这与雄激素可促进尿酸的重吸收,减少排泄及影响肝脏的嘌呤代谢过程,而雌激素则可增加肾脏排泄尿酸有关。女性绝经后高尿酸血症患病率与男性相似[5] 。
  (二)血尿酸升高检出情况
  2016年血尿酸升高在前十位重大异常总指标中仍排在第六位,其中在男性前十位重大异常指标中排在第五位,而女性血尿酸升高未列入前十位重大异常指标排名,说明本病多发生于男性。具体情况详见表62、表63、表64。2015年与2016年血尿酸检出情况变化不大。

  (三)分析
  2016年统计结果显示,血尿酸检测总人数2 338 526人,其中男性为1 244 527人,女性为1 093 989人。总体人群(男+女)血尿酸升高检出率、男性人群血尿酸升高检出率及女性人群血尿酸升高检出率分别为:12.91%、19.17%和5.79 %,男性人群检出率明显高于女性;女性人群检出率随年龄增长而呈上升趋势。
  尿酸是嘌呤代谢的最终产物,近年来的研究发现,高尿酸血症除了能引起痛风性关节炎和肾结石外,还可作为糖尿病血管病变的危险因素和预告因子。高尿酸血症的患病率迅速上升,并随年龄增加而升高。多数学者认为血尿酸水平与多种因素有关,包括肥胖、高血压病、脂代谢紊乱、糖耐量异常、凝血失衡等,即代谢综合征密切相关[6]。高尿酸血症与高血压密切相关,尿酸是高血压独立危险因素,可作为高血压的预测指标;高尿酸血症合并糖尿病时血脂紊乱严重,高尿酸血症与糖尿病相互影响,促进了血管并发症的发生、发展。
  文献报道血尿酸能够促进低密度脂蛋白的氧化作用和脂质的过氧化作用,也参与到了相关的炎症反应之中[7]。临床有研究认为,人体内血尿酸升高是冠心病的病变是一种独立性因素。而从该研究的研究结果也能够看出,冠心病患者的血尿酸水平明显升高,而且会随着患者冠心病的严重程度而升高[8]。
  (四)健康教育
  干预方式有,改变生活方式、减肥、去除危险因素、饮食控制,停用影响尿酸水平的药物如利尿剂,合并高血压、高脂血症时选用同时有降尿酸作用的降压药、降脂药如氯沙坦、非诺贝特等。在实际临床上,当痛风不再发作、原有痛风石消失、血尿酸维持在目标值以下(血尿酸<60 mg/L)后仍要求患者终身服用降尿酸药物,患者的依从性较差,因此痛风患者在达标后的维持阶段,每半年监测血尿酸,可逐步减少经典降尿酸药物的剂量甚至停用一段时间。若血尿酸升高,及时调整降尿酸治疗方案。
  参 考 文 献
  [1] Akkasilpa S,Avihingsanon Y,Hanvivadhanakul P,et al.Clinicalmanifestation of patients with hyperuricemia[J]. J Med Assoc Thai,2004,87 Suppl 2S:41-44.
  [2] Smith EU,Diaz-Torne C,Perez-Ruiz F,et al,Epidemiology of gout:an update[J].Best Pract Res Clin Rheumatol,2010,24(6):811-827.
  [3] Zhu Y,Pandya BJ,Choi HK.Prevalence of gout and hyperuricemiain the US general population: the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Examination Survey 2007-2008  [J].Arthritis Rheum,2011, 63(10):3136-3141.
  [4] 张兰芝,周玉秀.唐山市社区中青年痛风及高尿酸血症的流行病学调查[J].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2010,48(5):163-164.
  [5] 蒙剑芬,朱玉静,谈文峰,等.江苏省高邮市农村高尿酸血症流行病学调查[J].中华风湿病学杂志,2012,16(7):436-441.
  [6] 张振文.痛风的危险因素[J].国外医学:内分泌学分册,1997,17:145.
  [7] 许浩生.冠心病患者空腹血糖、血脂、尿酸和白细胞检测结果分析[J].河南医学研究,2016,25(7):53.
  [8] Young-Min Lee,Ji-Kyung Ha,Je-Min Park,et al.Apolipoprotein E genotype modulates effects of vitamin B12 and homocysteineon grey matter volume in A lzheimer′s disease[J]. Psychogeriatrics,2016,16(1):3-11.
  2.10 空腹血糖升高
  (一)概述
  糖尿病是一种广泛危害人类健康的全球性疾病。国际糖尿病联盟(IDF)第7版糖尿病概览显示,截至2015年,全球糖尿病患病成人数已达4.15亿,占全球人口的1/11;预计到2040年患病人数将达到6.42亿人,而中国则是世界上糖尿病患病人数最多的国家,目前患病人数已达1.1亿[1]。人口老龄化、城市化以及因营养改变和体力活动减少引起的肥胖,是促成我国糖尿病发病率快速增长的原因[2]。2010年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和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会调查了中国18岁以上人群糖尿病的患病情况,应用WHO1999年的诊断标准显示我国成年人糖尿病患病率为9.7%,若加上2009年ADA、IDF和EASD的新标准即糖化血红蛋白≥6.5%作为糖尿病的诊断标准,则患病率高达11.6%[3]。糖尿病的患病率随年龄的增加和体重的增加而增加,老年人群、城市居民和经济发达的地区糖尿病患病率更高。
糖尿病以高血糖为主要特征,伴有脂肪、蛋白代谢紊乱的一组综合征。它的病生机制包括胰岛素分泌不足或/和周围组织细胞对胰岛素敏感性下降所致。长期高血糖会造成微血管和大血管病变,导致各种组织的慢性功能障碍,从而降低患者生命质量。严重时会出现急性并发症如糖尿病酮症酸中毒、高血糖高渗透性综合征等,威胁患者生命。
  (二)空腹血糖升高检出情况
  具体情况详见表65、表66、表67。

  (三)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空腹血糖检测总人数2 608 469人,其中男性为1 417 433人,女性为1 191 036人。总体人群(男+女)空腹血糖升高检出率、男性人群空腹血糖升高检出率及女性人群空腹血糖升高检出率分别为:9.95%、12.42%和7.01%,男性人群检出率明显高于女性;不同性别人群检出率随年龄增长而呈上升趋势。该结果与其他城市的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大致相似[4, 5]。
  应用SPSS17.0软件对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使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如下:男性人群检出率(12.42%)明显高于女性人群检出率(7.01%),此外,在18-29岁、30-39岁、40-49岁、50-59岁、60-69岁不同年龄段间进行男女比较,男性检出率均大于女性,P<0.05,有统计学意义。
  (四)健康教育
  糖尿病患者发生微血管病变和大血管病变的风险显著高于非糖尿病患者,减少糖尿病患者发生并发症的风险不仅需要依赖于血糖的控制,还依赖于其他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的控制和不良生活方式的改善。
  1、个体化治疗目标的制定。
  2、个体化的生活方式干预和饮食计划,戒烟限酒。
  3、各种口服药物、胰岛素基本原理和规范胰岛素注射技术的掌握。
  4、了解糖化血红蛋白、自我指尖血糖监测和/或尿糖监测的方法和意义。
  参 考 文 献
  [1] IDF Diabetes Atlas.Seventh Edition[R].2015.
  [2] Yang W.Changing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ype 2 diabetes epidemic of China and other Asian countries[J].J Diabetes Investig.2013.4(3):223-224.
  [3] Xu Y,Wang L,He J,et al.Prevalence and control of diabetes in Chinese adults[J].JAMA.2013.310(9): 948-959.
  [4] 谢强明,黄渊秀,刘鲲,等.长沙市成人糖尿病患病率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6.10(6):450-455.
  [5] 向新志,丁贤彬.重庆市慢性病监测居民糖尿病患病率、知晓率、管理率与治疗率分析[J].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2016.27(3):56-60.
  2.11 甲状腺结节
  (一)概述
  甲状腺结节是指甲状腺细胞在局部异常生长所引起的散在病变[1],是由多种原因导致的多种性质病变的统称。甲状腺结节的诊断,依赖于超声的检查,必须经过超声的确定才能诊断甲状腺结节。近年来随着高分辨超声的应用,在一般人群中,甲状腺结节的检出率,国外文献报道可达20%-76%[2]。因筛查方法、筛查人群不同,甲状腺结节的检出率有很大不同。我国上海2013年57岁以上的男性体检中,甲状腺结节的总体患病率为81.1%[3]。广东2015年6月~2016年5月600例健康受检者中,甲状腺结节检出率为32.33%。其中,女性健康受检者中的甲状腺结节检出率(36.50%)显著高于男性(29.08%)[4]。
  大多数甲状腺结节的患者没有临床症状。少数患者在合并甲状腺功能异常或结节压迫周围组织时,可以出现相应的临床表现。5%-15%的甲状腺结节为恶性[5],需要考虑手术治疗以及之后的综合性治疗随访。多数良性的甲状腺结节,仅需定期随访,而无需特殊治疗。
  (二)甲状腺结节检出情况
  甲状腺结节在女性群体中较男性更为常见,并且随年龄增长而检出率增高。具体情况详见表68-70,图30。

  (三)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甲状腺结节检测总人数1 524 202人,其中男性为872 937人,女性为696 265人。总体人群(男+女)甲状腺结节检出率、  男性人群甲状腺结节检出率及女性人群甲状腺结节检出率分别为:23.86%、22.66%和25.28%,女性人群检出率高于男性;无论男性人群还是女性人群,检出率都随年龄增长而呈显著上升趋势。
  应用SPSS17.0软件对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使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如下:男性人群检出率(22.66%)明显低于女性人群检出率(25.28%),χ2值为1436,P<0.01,有统计学意义。此外,在18-29岁、30-39岁、40-49岁、50-59岁、60-69岁、70-79岁不同年龄段间进行男女比较,χ2值分别为132、1198、1072、294、218、34,P<0.01,有统计学意义。在≥80岁年龄段的男女间进行比较,χ2值为3,P>0.05,没有统计学意义。
  (四)健康教育
  甲状腺结节是内分泌常见病及多发病。随着高分辨率超声越来越多的用于甲状腺的检测,甲状腺结节的检出率也明显增高。甲状腺结节评估的要点在于良恶性的鉴别。可以通过高分辨率超声检查、超声引导下细针穿刺活检等,鉴别良恶性甲状腺结节。大多数甲状腺结节均为良性结节,通常没有临床表现,性质较为稳定,往往可以观察随诊,半年到一年复查甲状腺超声。对于恶性甲状腺结节,可采取包括手术在内的综合性的治疗措施。对于甲状腺结节,要定期随诊,避免过度诊治,过度恐慌,避免不必要的手术治疗。
  参 考 文 献
  [1] Schlumberger M,Non toxic goiter and thyroid neoplasia.In:LarsenPR,et al. Williams’Textbook of Endocrinology.10th ed.Philadelphia:WB Sannders,2003:457-490.
  [2] Gharib H,Papini E,Paschke R,et a1.American Association ofClinical Endocrinologists,Associazione Medici Endoerinologi,andEuropean Thyroid Association Medical Guidelines for Clinical Practice for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Thyroid Nodules[J].EndocrPract.2010,16:1-43.
  [3] 徐兰,赵霞娟,刘婵娟等.上海市老年男性甲状腺结节性疾病流行病学及发展规律[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36:1722-1724.
  [4] 贾国伟,谢微,周海梅等.健康人群中甲状腺结节患病情况调查分析[J].中国当地医药,2016,23:149-152.
  [5] American Thyroid Association(ATA) Guidelines Task force on Thyroid Nodules and Differentiated ThyroidCancer,Cooper DS,Doherty GM,et al.Revised American Thyroid Association management guidelines forpatients with thyroid nodules and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J].Thyroid,2009,19:1167-1214.
  2.12 颈动脉斑块与颈动脉硬化
  (一)概述
  动脉粥样硬化(atherosclerosis,AS)的发病率不断攀升,其病变主要累及全身的大、中型动脉血管。其中,颈AS作为观察全身血管粥样病变的窗口,可以反映整体动脉硬化负荷。颈动脉狭窄和斑块形成是颈AS的临床标志,与缺血性卒中(ischemic stroke,IS)的发生关系密切[1]。
  (二)颈动脉斑块检出情况
  2016年北京市体检人群颈动脉斑块检出具体情况详见表71-73。

  (三)颈动脉硬化检出情况
  2016年北京市体检人群颈动脉硬化检出具体情况详见表74-76。 

  (四)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颈动脉斑块检测总人数102 626人,其中男性为65 965人,女性为36 670人。总体人群(男+女)颈动脉斑块检出率、男性人群颈动脉斑块检出率及女性人群颈动脉斑块检出率分别为:11.02%、13.27%和8.45%,男性人群检出率明显高于女性;男性、女性人群检出率均随年龄增长而呈上升趋势。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颈动脉硬化检测总人数55 151人,其中男性为31 941人,女性为23 210人。总体人群(男+女)颈动脉硬化检出率、男性人群颈动脉硬化检出率及女性人群颈动脉硬化检出率分别为:5.92%、6.42%和5.35%,男性人群检出率略高于女性;男性、女性人群检出率均随年龄增长而呈上升趋势。
  另外,通过对各年龄段间的检出率进行比较,发现颈动脉斑块50岁检出率开始明显增高,80岁以上人群检出率最高;颈动脉硬化70-79岁检出率最高,超过80岁检出率有所下降。
  (五)健康教育
  颈动脉硬化斑块的形成是脑血管疾病和冠心病等共同的病理基础,严重危害中老年人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相关分析显示,颈动脉斑块的形成与年龄、性别、高血压和吸烟有关[2]。预防颈动脉硬化斑块应注意调整生活、饮食习惯,如多参加健身活动,少吃油炸食品、动物内脏、油腻食物,禁烟限酒,降低血脂,控制良好的血压。
  参 考 文 献
  [1] 栗静,石正洪.颈动脉易损性斑块的研究进展[J]. 中风与神经疾病杂志,2017,(1):88-91.
  [2] 徐鹏程,王天雄,吴小三,等. 急性前循环缺血性脑卒中与颈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的相关性研究[J]. 中国临床保健杂志,2016,(3):240-243.
  [3] 刘博罕,穆洋,李延广,等. 年龄对颈动脉形态特征及颈动脉斑块的影响[J]. 中华老年心脑血管病杂志,2016,(5):460-463.
  2.13 幽门螺旋杆菌阳性
  (一)概述
  幽门螺杆菌(HP),是一种寄生于人体胃粘膜组织的病原微生物,属革兰氏阴性菌,是慢性活动性胃炎、消化性溃疡、胃腺癌和胃黏膜相关B细胞淋巴瘤的主要致病因素[1]。因其具有感染性,2015年“幽门螺杆菌胃炎京都全球共识” 更是将其定义为“感染性疾病”[2]。
  大多数患者感染HP后表现隐匿,无细菌感染的全身症状,也常无胃炎的急性期症状,临床上患者往往以慢性胃炎、消化性溃疡等表现就诊。急性感染潜伏期2~7天,胃镜下表现为胃窦急性充血糜烂,组织学检查黏膜层有充血、水肿及中性粒细胞浸润,症状可表现为腹痛、腹胀、晨起恶心、反酸、嗳气、饥饿感,重者出现呕吐。我国是消化道疾病高发国家,研究发现,67%~80%的胃溃疡和95%的十二指肠溃疡是由HP感染引起[3]。此外,研究表明,HP感染能影响机体免疫系统,促进肿瘤坏死因子等炎性因子释放,刺激糖异生,引起血糖升高及血脂紊乱[4]。因此,HP的检查对于消化道疾病的诊断治疗以及糖脂类代谢紊乱的调节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二)幽门螺杆菌阳性检出情况
  2016年全市开展幽门螺杆菌检测的总人数765 479人,其中男性为387 879人,女性为377 590人。具体情况见表77-79。

 

  (三)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北京市总体体检人群中幽门螺杆菌阳性检出率、男性人群幽门螺杆菌阳性检出率及女性人群幽门螺杆菌检出率分别为:17.07%、18.18%和15.94%。男性人群各年龄组HP阳性检出率普遍高于女性,男性18-29岁年龄组人群HP检出率明显高于女性,可能与该年龄段男性初步进入社会,逐步开始吸烟、饮酒等因素有关。60岁之前的人群中,HP阳性检出率随年龄增大逐步升高,男性在50-59岁达高峰,女性在40-49岁达高峰,随后检出率逐步降低,见图33。
  (四)健康教育
  幽门螺杆菌感染主要通过粪-口、口-口传播。有研究结果表明,饮生水、生食蔬菜、食熏腌食物和吸烟等生活习惯可增加患者幽门螺杆菌感染率,其原因可能为幽门螺杆菌通过喝生水和生吃蔬菜被带入患者肠胃,从而侵入机体并快速繁殖,引起幽门螺杆菌感染;熏腌食物可直接刺激胃肠黏膜,损坏胃肠的屏障功能,促进幽门螺杆菌感染[5]。
幽门螺杆菌感染与多种上消化道疾病有关,抑制和根除幽门螺杆菌是预防和治疗上消化道疾病的重要手段。因此,应加强幽门螺杆菌知识宣传,帮助广大人民群众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降低幽门螺杆菌感染风险。具体如下:
  1、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饭前便后洗手,蔬菜、瓜果要洗净,尽量熟食,烟熏食物等最好不要吃。
  2、防止病从口入。不吃不洁食物,不吃变质食物,储存在冰箱里的食物,放置时间不要太久,以免感染细菌,另外,生食和熟食要尽量分开,避免感染病菌。
  3、注意饮食。食用软烂易消化的食物,最好不要食用烟熏、腌制食物、冷酸辣、油炸刺激的食物。
  4、协同治疗。幽门螺杆菌感染往往有家庭聚集性,为根除彻底和避免再感染,家人也要注意幽门螺旋杆菌的根除,并实施分餐制,尽量使用公筷,以免再度感染。
  参 考 文 献
  [1] 周丽雅,宋志强.幽门螺杆菌感染与胃癌中外医学研究[J].中华内科杂志.2014,53(5):497-499.
  [2] Sugano K,Tack J,Kuipers EJ,et al.Kyoto global consensus report on Helicobacter pylori gastritis [J].Gut,2015,64(9):1353-1367.
  [3] Smilowicz A.An osteopathic approach to gastrointestinal disease:stomatic clues for
  diagnosis and clinical challenges associated with Helicobacter pylori antibiotic resistance[J].J Am osteopath Assoc,2013,113(5):404-416.
  [4] 李梓萌,李荡,赵建宇,等.幽门螺杆菌感染对空腹血糖、血脂及TG/HDL-C的影响[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7,27(1):60-62.
  [5] 丁金囡,项利娟.上消化道疾病患者幽门螺杆菌感染调查分析[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5, 25(19):4356-4364.
  2.14 乳腺增生
  (一) 概述
  乳腺增生包括生理性增生、病理性增生。生理性增生表现为青年女性经前有乳房胀痛、有时疼痛会波及肩背部,经后乳房疼痛逐渐自行缓解,仅能触到乳腺有些增厚,无明显结节;病理性增生临床称为乳腺增生症,是正常乳腺小叶生理性增生与复旧不全,乳腺正常结构出现紊乱。
近年来,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和生活压力的增大,乳腺疾病越来越困扰着女性的生活,乳腺增生发病率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影响着女性的身心健康[1]。据文献报道,在乳腺专科门诊中乳腺增生检出率达50-70%[2]。影响乳腺增生发病的因素众多,研究发现月经紊乱、流产次数、不合理饮食结构、痛经、初产年龄、怀孕次数是我国女性乳腺增生发病的主要危险因素,而母乳喂养为保护性因素[3]。乳腺增生症在乳腺疾病中最为常见,是乳腺癌的危险因素 [4]。乳腺增生的检查对于乳腺增生症的早期发现和早期干预具有重要意义。
  (二) 检出情况
  2016年全市检查乳腺的女性总人数822 436人,总体乳腺增生检出率34.75%。情况详见表80。

  (三) 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女性从婚育期开始,乳腺增生检出率随着年龄增长呈上升趋势,在40-49岁达到高峰,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下降,见图34。乳腺增生检出率位居第一的发生在40-49岁年龄段,检出率为41.02%,其次是50-59岁年龄段,检出率为37.89%,第三位的是30-39岁年龄段,检出率为36.62%。
  女性乳腺增生在30开始出现明显升高,可能因为此年龄段女性处于性腺机能旺盛期,雌孕激素分泌旺盛,受激素水平影响,乳管组织和小叶上皮细胞肥大增生。40-49岁女性乳腺增生发病率达到高峰,可能该阶段女性受生活、职业以及婚姻的影响,压力较大,精神处于紧张状态,思想和情绪变化较大,内分泌功能异常有关[5]。
  (四) 健康教育
  生理性乳腺增生不需要治疗,而乳腺增生症的发生,应加强综合预防措施,具体如下:
  1、科学认识生育和流产。提高知识普及,使女性正确认识生育的正确方法,做好避孕措施,防止多次流产造成乳腺损伤。
  2、定期检查。在教会女性日常生活中的自我检测方法之外,还应指导其定期到医院体检,做到早发现、早治疗和早康复,提高女性保健意识,预防再次复发。痛经需及时调理、治疗,降低乳腺增生的患病风险。
  3、提倡母乳喂养。
  4、生活规律。劳逸结合,不熬夜,多运动,提高机体免疫力。
  5、改变不良饮食习惯。少吃油炸食品、动物脂肪、甜食及过多进补食品,要多吃蔬菜和水果类,多吃粗粮。
  6、加强心理调节。不良的心理因素过度紧张会加重内分泌失调,促使增生症的加重,鼓励女性时刻保持良好心态,学会自我放松方法,积极乐观面对生活。
  参 考 文 献
  [1] 王景诗.秦皇岛地区5年间城市妇女乳腺增生的患病率及其影响因素调查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2016,31(18):3812-3813.
  [2] 孙二虎,刘小丰,周茜,等.南京地区2354例女性乳腺疾病的流行病学调查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2015,30(29):5042-5044.
  [3] 李斌,廖秋月,王兆芬,等.中国女性乳腺增生危险因素Meta分析[J].中国健康教育,2016,32(5):443-446.
  [4] 赵迪.影响女性乳腺增生发病率的相关因素研究[J].中国医学工程,2016,24(8):162-163.
  [5] 李玲.女性乳腺郑生风险因素分析及干预措施[J].中国医学工程,2016,24(8):131-132.
  2.15 视网膜动脉硬化
  (一)概述
  视网膜血管是人体唯一可以活体观察到的血管。它们属于小血管范畴,是全身微循环的一部分。全身系统性疾病可借助眼底组织这一特殊“窗口”而呈现出来[1],如:高血压性视网膜动脉硬化,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慢性肾小球疾病,单纯性视网膜动脉硬化等。视网膜动脉硬化是由于年龄增高或高血压等因素所引起的视网膜动脉管壁增厚变性,内膜增殖,管腔狭窄。单纯性视网膜动脉硬化是一种老年性慢性血管疾病,其对眼球本身及视力多有影响[2]。眼底动脉病变程度的轻重及发展急缓,与全身病变的程度和进展有关。
  (二)检出情况
  2016年北京市体检人群视网膜动脉硬化检出具体情况详见表81-83。

  (三)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2016年视网膜动脉硬化总人数86 741人,男性52 289人,女性34 452人。总体人群、男性人群、女性人群视网膜动脉硬化检出率分别是5.66%、6.25%、4.96%。男性人群检出率高于女性。视网膜动脉硬化检出率与年龄呈正相关。
  (四)健康教育及防治措施
  随着高血压、血脂代谢异常、血糖代谢异常发生率日趋年轻化,各种心、脑血管并发症包括视网膜动脉硬化的健康管理及防治措施应进一步加以重视。根据受检者个体的年龄、性别、职业、既往史、家族史、身体现状等差异性,制定出个体的健康管理措施[3]。
  1、控制原发病的发展
高血压、糖尿病、血脂代谢异常、心脑血管疾病,是威胁人类健康的重要杀手。应通过健康的生活方式和必要的药物治疗改善疾病的状况。
  2、健康的生活方式
  首先,要摒弃不良生活方式,例如:吸烟、饮酒。控制饮食,调整饮食结构,如:注意粗细搭配,减少油脂摄入,多吃新鲜蔬菜水果等。适当运动,保持健康体重,坚持有氧运动。
  3、定期体检、复查以监测疾病的发展情况。
  参考文献
  [1] 黄雯. 重视视网膜血管异常性疾病与慢性肾脏病的整合医学研究[J]. 中华眼科医学杂志
  (电子版),2015,(6):280-290.
  [2] 张绚晖.48例眼底微血管改变与高血压危险因素的关系[J].医学信息,2016,29(30):260-260.
  [3] Lloyd-Jones DM, Hong YL, Labarthe D,et al. Defining and setting national goals for cardiovascular health promotion and disease reduction: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s
  strategic impact goal through 2020 and beyond[J].Circulation,2010,121(4):586-613.
  2.16 γ-谷氨酰转肽酶升高
  (一)概述
  血γ-谷氨酰转肽酶是肝脏疾病血清酶检测指标之一,可以反映肝胆系统疾病发生、发展和预后等情况。γ-谷氨酰转肽酶升高可见于胆道阻塞性疾病,如急、慢性病毒性肝炎,肝硬化,以及肝脏恶性肿瘤、酒精性肝炎、药物性肝炎等情况,在脂肪肝、胰腺炎、胰腺肿瘤和前列腺肿瘤也有升高[1],有资料研究证实与高尿酸血症、代谢综合征等存在着密切关系[2, 3]。
  γ-谷氨酰转肽酶是一种敏感性高而特异性较低的酶,常需联系其他指标综合分析提高临床实用性,在不同肝脏疾病中,γ-谷氨酰转肽酶与其他实验室检查结果呈现一定的相关性[4]。在健康体检中,此项指标可以联合其他肝脏血清酶指标和(或)器官的影像学检查对相关疾病的判断提供佐证。

(二)γ-谷氨酰转肽酶升高检出情况

  

  (三)分析
  本次统计结果显示,血γ-谷氨酰转肽酶检测总人数为1 632 796人,其中男性为905 782人,女性为727 014人。总体人群(男+女)、男性人群及女性人群血γ-谷氨酰转肽酶升高检出率分别为:5.48%、8.00%和2.35%。男性人群γ-谷氨酰转肽酶增高的检出率在70岁以前明显高于女性。
  不同性别的年龄段分布有不同特征:
  男性检出率增高从30岁以后呈现明显上升趋势,高峰期集中在30-59岁年龄段,60岁以后明显下降,在69岁以后与女性基本持平。在40-59岁年龄段,此项指标升高的检出率超过两位数。
  女性检出率总体趋势为随年龄增加逐渐上升,检出率最高的年龄段为70-79岁年龄段,此年龄段及以后与男性持平。
  从以上北京市数据看出,中年男性(40-59岁)γ-谷氨酰转肽酶升高的检出率明显高于所有女性和其他年龄段的男性。尽管此项指标特异性不高,但由于其与肝胆系疾病、高尿酸血症、代谢综合征存在一定的关系,且与酒精对肝脏的损害有关,因此关注γ-谷氨酰转肽酶升高在健康体检中有应用价值。对受检者个人而言,此项指标可以联合肝脏血清酶指标以及其他临床实验室指标、结合超声等影像学检查,对肝胆系统相关疾病、高尿酸血症、代谢综合征等疾病的发生发展进行综合判定。
  (四)健康教育
  γ-谷氨酰转肽酶升高与肝胆系统的疾病有密切的关系。因此生活中注意减少对肝胆系统不利的行为,如大量饮烈性酒、早餐不规律等等。如此项指标连续动态观察下持续性升高应就医。
  参 考 文 献
  [1] 陈文斌,潘祥林.诊断学(第八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
  [2] 顾静莉,曹勤,黄融,等.男性代谢综合征人群血清γ-谷氨酰转肽酶水平与高尿酸血症的相关性[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2015,35(8):1185-1189.
  [3] 曹瑾,季晓康,薛付忠,等.γ-谷氨酰转肽酶与高尿酸血症关系的队列分析[J].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2017,55(4):124-128.
  [4] 吴芳,孙凤霞,徐春军.γ-谷氨酰转肽酶在肝脏疾病诊断和预后中的意义[J/CD].中华实验和临床感染病杂志:电子版,2015,9(5):616-620.

  2.17 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升高
  (一)概述
  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是反映肝脏受损最为敏感的指标之一。当1%的肝脏细胞受到损害时,可以使血液中ALT的浓度增加1倍,ALT水平可以比较敏感地检测到肝脏是否受到损害[1]。因此,ALT是健康体检肝功检查的必备指标。
  血清ALT是肝脏较为特异的酶学指标,在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中可有轻至中度升高。研究提示,在排除酒精性肝病、病毒性肝炎以及其他肝胆疾病后,血清ALT水平升高多数是由非酒精性脂肪肝所导致[2]。
  除病理性因素外,其他非病理性因素如饮酒、过度疲劳、情绪波动、服药、身体不适、体重增加也会导致ALT异常升高。血标本存放时间过长、温度升高对ALT检测的最终结果也会产生显著影响。
  (二)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升高检出情况
  2016年北京市健康体检参加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检测总人数为2 595 223人,其中男性14 182 283人,女性1 176 995人。参检人群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总体检出率为7.05%,男性人群检出率显著高于女性检出率,分别为9.87%和3.66%。

  2016年北京市健康体检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在不同年龄段的检出率分布在2.77-8.09%之间,总体呈现年轻化趋势(P<0.01),18-49岁年龄段总体处于最高水平,在7.27-8.09%之间,随年龄增加逐渐下降。

 

  2016年北京市健康体检男性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的检出率年龄分布趋势与总体趋势大致相同,呈现明显年轻化趋势(P<0.01);18-49岁年龄段男性ALT升高检出率均超过10%,随年龄增长呈下降趋势,至≥80岁人群,检出率降至最低点,检出率为2.05%。

  2016年北京市健康体检女性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的检出率年龄分布趋势与男性趋势不同,呈现随年龄增长而增高的趋势(P<0.01),但总体呈现较低水平,50-69岁年龄段女性ALT升高检出略高于其他年龄段女性检出率。

  (三)检出趋势
  2012-2016年连续5年北京市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检出率总体呈轻微下降趋势,2012年ALT升高检出率为10.30%,至2016年ALT升高检出率降低至7.05%,较2012年下降31.55%。

  2012-2016年北京市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检出率总体呈轻微下降趋势,各年龄段平均下降2.69个百分点,下降最多的年龄段为30-39岁和50-59岁年龄段,下降4.45个百分点;下降最少的是≥80岁年龄段,下降0.79个百分点。

  2012-2016年北京市男性ALT升高检出率下降幅度大于总体下降幅度;各年龄段平均下降3.85个百分点;下降最多的年龄段为30-39岁年龄段,下降7.43个百分点;下降最少的是≥80岁年龄段,下降1.32个百分点。

  2012-2016年北京市女性ALT升高检出率总体下降幅度小于男性下降幅度;各年龄段平均下降1.28个百分点;下降最多的年龄段为50-59岁年龄段,下降2.16个百分点;下降最少的是18-29岁年龄段,下降0.34个百分点。

  2012-2016年北京市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的总体检出率、男性检出率、女性检出率均呈现总体下降趋势,男性检出率下降幅度大于女性检出率下降幅度;2014-2015年总体下降幅度最大,达到2.16个百分点;2015-2016年下降幅度最小,为0.62个百分点。
  (四)分析
  1、北京市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的总体检出率较高,达到7.05%,其中男性检出率显著高于女性检出率,提示该健康问题在男性参检者中更加普遍。
  2、男性和女性各年龄段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检出率差异较大。男性检出率呈现年轻化趋势,检出率最高的为18-29岁、30-39岁、40-49岁三个年龄段,均超过该年龄段参检人数的十分之一,考虑与该年龄段男性人群饮酒、脂肪肝、体重增加等健康问题相关。
  3、女性的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检出趋势与男性有较大不同,总体处于较低水平;50-69岁年龄段女性ALT升高检出较高,考虑与该年龄段女性人群激素水平变化、体重增加、脂肪肝等因素相关。
  4、2012-2016年连续5年北京市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升高的总体检出率呈现逐年缓慢下降趋势,男性检出率下降幅度大于女性检出率下降幅度。
  5、应用SAS 9.2软件对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使用Cochran-Armitage趋势检验对各年龄段检出率趋势进行分析,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如下:总体人群ALT检出率随年龄增长而下降(P<0.01);男性人群ALT检出率随年龄增长而下降(P<0.01);女性人群ALT检出率随年龄增长而升高(P<0.01)。
  (五)健康教育
  各体检机构应根据体检数据分析,加强对参检人员的健康教育和分级分层有侧重的健康管理,倡导建立健康的生活习惯、膳食习惯和运动习惯,预防病毒性肝炎等传染性疾病,加强常用药和保健药品的指导,坚持定期进行健康体检。
  1、生活习惯管理
  倡导培养健康的生活习惯,限制饮酒、坚持每天吃早餐、按时作息不熬夜等。其中18-49岁男性为管理重点人群。
  2、体重控制
  合理膳食,加强运动,控制体重。其中18-49岁男性和50-69岁女性为管理重点人群。
  参 考 文 献
  [1] 黄英,邓英台,吴正林,等.深圳市外来从业人员丙氨酸氨基转移酶异常人群心里状况调查分析[J].齐鲁护理杂志,2015,21(4):52-54.
  [2] 李勉,徐瑜,徐敏,等.中老年人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水平与代谢综合征的相关性研究[J]. 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2010, 26(7):545-549.
  [3] 努尔彦 亚生.关于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升高的探讨[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5,15(3):5-6.
  [4] Simental-Mendía L E, Rodríguez-Morán M, Gómez-Díaz R, et al. Insulin resistance is associated with elevated transaminases and low aspartate aminotransferase/alanine aminotransferase ratio in young adults with normal weight[J]. Europe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2017,29(4):435.

北京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